正文

第二十六章 密道脫身

更新時間:2014-08-10 15:06:45字數:3327

少女並非別人,正是當日李川在火車上偶遇的紀洛靈。

突然,門外傳來了敲門聲:“二小姐,府中有人闖入,麻煩你開一下門。”

“快,你快躲起來……”紀洛靈聯想到樓下的聲勢,很自然地猜到李川就是闖入府中的那個人,連忙小聲提醒道。

李川站在窗戶邊上,四下一看,床底是實心的,衣櫃是滿的……

“二小姐,二小姐?如果你還不開門我們就進來了。”門外的人眼看沒有回應,以為出了什麼意外,顯然已經準備破門而入。

紀洛靈急中生智,一把拉起床上的薄毯披到身上,衝到床邊說道:“快躲進來。”隨後將李川納入了薄毯的下擺部分,還拉了旁邊的窗帘過來掩飾。

“嘭……”

“等等……”

幾乎在紀洛靈回應的同時,房門被大力撞開,兩名壯漢眼看紀洛靈身穿睡衣,獨自一人站在窗邊往外張望。而房間裏面的擺設簡潔有序,一眼就能看個通透,顯然無法藏人。

其中一人躬身說道:“對不起,二小姐,我們擔心你被歹人挾持,所以才冒然破門而入。”

“沒事,我剛才正好看到一個黑影鑽進了南邊的樹林,一時受到驚嚇,所以沒來得及回應你們。”紀洛靈神態自若,身後藏着一個人卻沒露出絲毫的破綻。

“那二小姐小心一些,如果有什麼事情的話記得喊我們。”說完,兩名壯漢便退了出去。紀洛靈畢竟是紀家的二小姐,沒有秦老太的直接命令的話,他們不敢太過放肆。

等到那兩人的腳步聲遠去之後,紀洛靈明顯長舒一口氣,不過隨即想起李川還貼在自己身後,說道:“你還打算在這裏蹲着?”

“嘿嘿,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還真打算多坐一會。被鎖住躺了整整一個下午,腰酸背疼……”其實後面還有半句李川沒有說出來,紀洛靈此刻穿着纖薄的絲質睡衣,裸露在外的大腿光潔細膩,吹彈可破。還有貼着李川胸前那若隱若現的翹臀,換了任何一個正常的男性,恐怕也會選擇能蹲多久算多久。

可惜紀洛靈沒有給他這個機會。她收起薄毯,走到梳妝台前面的椅子坐下,眼睛直直地盯着李川,問道:“你怎麼會來到這裏?”

李川沒有正面回答,反而問道:“他們叫你二小姐,這麼說來,那個六七十歲的老婦人就是你上次說的外婆?”

“你見過她了?”紀洛靈的身子明顯一震。

“何止見過,我就是被她抓來的,關在密室下面直到剛才才逃出來。”李川突然想到一號密室玻璃容器裏面的那個少女,再次問道:“看來在一號密室的玻璃容器裏面,那個和你長得極為相像的女孩應該就是你的姐姐了?”

一提起自己的姐姐,紀洛靈的眼圈瞬間泛紅,似乎隨時會湧出淚水:“沒錯,我們是雙胞胎。姐姐比我早出生半個小時,可她現在……現在卻只能待在那個恐怖的地方……你幫幫我吧,將姐姐救出來,我什麼都可以給你……”

紀洛靈越說越激動,最後竟然泣不成聲,看來這些年來她沒少努力,可惜最終都是徒勞無功。

李川沒有馬上答應她,如果換做中午時候,他會認為秦老太只是一個富甲一方的家族的老祖宗,可是現在眼前所見,似乎遠遠超出了他的接受範圍。一個普通的富豪,怎麼可能會豢養數十個守衛,而且還要建造那樣子的密室。更為詭異的是,被關在密室裏面的竟然還是她的子嗣!

看到李川閃爍的目光,紀洛靈以為他又要推脫,只好牙關一咬,果斷地說道:“現在整個紀府都已經驚動了,以那個老太婆的能耐,相信找到你只是時間上的問題。如果你答應幫我,我可以馬上帶你出去!這個交易還算公平吧?”

“你能偷偷溜出去?”此時,李川已經察覺到追趕虎子的守衛陸陸續續地回來了,顯然他們也發現自己應該沒有走遠。如果不出意料的話,他們很快就會對大宅進行地毯式搜索!

“當然,如果不是這樣的話,那我前兩次怎麼神不知鬼不覺地逃到了外面請人幫忙。”

“好,不過我還需要一點時間來準備。一旦時機成熟,,我必定會將你姐姐救出去。”其實李川的心裏也沒底,照當前的情形來看,這個秦老太的勢力還真不小。要想強行救人的話,單憑自己一個人的力量恐怕做不到。

“我相信你。事不宜遲,快跟我來,我在一樓的儲物室里無意中發現了一條密道。”

……

……

就在外面大院人聲吵雜,一片忙亂之時,兩人已經悄悄地下了二樓。在紀洛靈的掩護底下,他們沒費多大勁兒就來到了一間近乎廢棄的儲物室裏面。

雖然儲物室裏面光線昏暗,李川還是能辨認出其中大部分的物事。看來紀家近代必定是一個大家族,拋開那棟保存完好的古老大宅不說,單看這間幾乎可以比擬一座小型收藏館的儲物室,其底蘊就可見一斑。

寬大的儲物室裏面,四處散落着一堆堆古書字畫,加上那些風格獨特的木雕、做工精緻的瓷器、價值連城的首飾……一切應有盡有。

若是好好整理一番,把這些東西拿出去拍賣的話,估計也能值好幾億。

不過,全部東西上面都鋪滿了厚厚的灰塵。這就是時代的印記,看來這裏好久都沒有人進來打理過。

在儲物室中,紀洛靈也悄悄地說起了紀家的往事,還有她那個狠辣的外婆秦老太的來歷……

當年紀家與秦家的結合,可謂聲勢鼎盛,轟動一時。

強強聯合之後的紀家,在整個南邊的地方勢力中也算排得上號,位列八大家族之一。可惜盛極必衰,各大家族都沒能安然躲過接下來的連場災難。

經過*戰爭、民國革命和抗日戰爭的重創,紀家不僅在財力上出現了巨大的消耗,而且家族的人丁也在戰亂中折損不少,漸漸歸於平庸……

好不容易熬到新中國成立,改革開放的春風吹遍整個南方,紀家苦於人丁單薄,一直沒能把握住機會東山再起。直到紀老爺從國外留學歸來,奮鬥了大半輩子,總算在南都重新站穩了腳跟,黑白兩道都要賣幾分情面。

只是紀老爺歸去之後,後代子孫不僅沒能守住基業,反而被橫空出現的方天鴻分走一杯羹,搶掉了南都地下世界近乎一半的地盤,坐實了方天鴻半城之主的聲名。

更為不幸的是,老大紀友良年僅四十就染病身亡,沒有留下任何子嗣。而老二紀友常,也只生下了一對雙胞胎的女兒。

紀家即將面臨後繼無人的境地……

二十年前,就在紀友常的夫人臨盆之時,方天鴻突然帶人襲擊紀家大宅,意圖殺死紀友常的兒女。沒想到紀家事先得到密報,秦老太也就是在那個時候入駐紀家,以殺伐果斷的巾幗英姿接管紀家的防務。

最終,方天鴻扔下幾十具弟兄的屍體無功而返,紀友常的妻子卻因為受到驚嚇而難產致死。本來眼前的危機過去之後,秦老太應該將紀家的防務力量交還給紀友常掌管,畢竟紀友常才是紀家這一代的主人。

令人沒有想到的是,秦老太卻自持是紀友常岳母的身份,竟然趁此機會在紀家紮下了根。老謀深算的她要控制當時年僅二十來歲,況且新近喪妻的紀友常,自然輕而易舉,手到擒來。

不過,紀家的子嗣們不是傻子。他們漸漸也明白到,秦老太這是想要徹底掌握紀家,然後藉助紀家的資源和力量,來使秦家重現當年的聲勢!

……

……

紀洛靈邊走邊說,已經帶着李川走到了儲物室的角落。確認周圍沒有動靜之後,她用腳尖輕輕一勾,只見腳下的一塊地板悄然翻起,露出一個僅容一人通行的小洞。

“這個就是我無意中發現的密道,出口直通宅子北邊的土坡,土坡底下就是一條馬路。你快點走吧,遲則生變。”紀洛靈低聲說道。

李川打量一下漆黑的洞口,回頭看見紀洛靈並沒有下去的意思,便疑惑地問道:“你不打算跟我一起出去?”

“我不能走。”紀洛靈眼中的光彩一閃而過,神情黯然地說道:“我住的房間正好在實驗室入口的上方,我要盯着他們,免得他們把姐姐轉移到別的地方去。你快點走吧,別忘了答應過我的事!”

“嗯,我答應你,我很快就會回來的。”

說完,李川不再耽誤,轉身鑽進了漆黑的密道之中。

密道很窄,兩面都是光潔的牆壁,以李川的體型勉強能夠通過。幸虧有台階一路往下,大約二十級之後,下坡的走勢便開始放緩。只是密道裏面依然一片漆黑,李川只能扶着牆壁一步一步慢慢地摸索前行。

手機,一般的山寨機都附帶手電筒功能……

李川突然想起了自己褲袋裡面的手機,掏出來一看,屏幕上显示十二個未接來電,都是蘇雨果和皇甫昕打來的。其中還有三條短信:

“李大哥,你怎麼不接電話啊?都下班了,我們說好一直吃飯的呢。”

“李大哥,我還在公司等你呢,你現在在哪裡啊?郭組長已經賴在這裏半個小時了,非說你還不出現的話,他就要我跟他一起去陪客戶吃飯,我該怎麼辦才好?”

“李川,你是不是又遇到那些歹徒了?需要報警么?”

最後這條是皇甫昕發來的,看樣子她那邊一切安好。

藉著手機屏幕的微弱光亮,李川前行的速度快了許多。根據直線距離估計,應該差不多就到洞口了,希望不會再出什麼岔子。

果然怕什麼來什麼,李川一把關掉了手機屏幕,密道之內再次陷入一片漆黑。

呼吸聲?

李川心中一駭,密道之內竟然還有第二個人的呼吸聲!

作者求捧場月票

如果覺得本章寫的精彩,捧場支持一下吧~投月票也可以哦!

  • 捧場100縱橫幣抽月票

  • 捧場500縱橫幣

  • 捧場10000縱橫幣

  • 捧場100000縱橫幣當盟主

默認

宋體 黑體 雅黑 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

客戶端

下載《兵王狂少》

目錄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書頁目錄

兵王狂少

倒序↓
正在努力加載中...
書評 收藏 書籤 紅票 下一章

章節評論(共0條)

發表章評當前章節:
第二十六章 密道脫身
正在努力加載中...
 

小說推薦

點擊查看更多“兵王狂少”相關信息

關於縱橫| 誠聘英才|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幫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聯繫我們| 友情鏈接| 謹防詐騙| 網站地圖

Copyright©  big5.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幻想縱橫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縱橫小說網,提供玄幻小說,都市小說,言情小說免費小說閱讀。

ICP證:080527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ICP11009265號  京網文[2015]2368-459號  

作者發布小說作品時,請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本站所收錄小說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0519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