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第一卷 窺天之道

第三十六章 歸心入道下

更新時間:2017-08-13 09:15:28字數:6354

 看完了老道士的菜園,我們陪同老道士到了主殿拜祭了一下龍虎山的正一教歷代術宗天師。高高的黃布鋪蓋的台位上,落了很多灰塵,供着10多個天師排位。最中間而且排位要比其他稍大的正中寫着“龍虎山正一術宗門第一代天師張五常之靈位”。其他的靈位依附此靈位按照九宮格形式排列。我認真的看着一個個排列的靈位,感覺非常奇怪。突然間我發現了一個沒有名字的排位,十分好奇。但又不知道怎麼開口,只能暗自心裏找一個合適的時候問老道士。老道士小心打掃了一下大殿和神像。我們也沒閑着,都幫着在一邊打掃。我拿着雞毛撣子小心翼翼的掃着靈牌上的蜘蛛網,經過一個多小時,終於整個大殿被我們打掃的乾乾凈凈。玲玲乾淨白皙的臉蛋也沾了一層灰。突然大鬍子和老道士單獨出去了,不知道出去商量什麼。而我則和玲玲享受着這陌生好玩的一切。這時候,我才想起玲玲的腳,可能她也忘記疼了。我趕緊到旁邊卧房,找了半天,弄來了一副拖鞋。給她換上了,這小丫頭瞬間才覺得腳輕鬆了好多。她居然第一次在我面前害羞靦腆的說了一聲謝謝。周圍的環境讓我覺得好新鮮,不知道未來的一些日子里我會用什麼樣的方式來度過。

  老道士和大鬍子回來了,兩個字似乎說了什麼,表情上都顯得很高興。

  大鬍子走過來直接把我拉到了一邊,小聲地告訴我,“師父說了,要正式收你為徒了,時間定在明天早上。要特意給你舉辦一個拜師大典。話說,雖然一開始接你來就知道會有這麼一天,沒想到該來的始終要來,小師弟。”

  大鬍子說完,我不知道為什麼沒有顯得一點興奮,反而覺得不舒服,這是大鬍子第一次叫我師弟,呵呵,看來我現在成為了他年齡最小的師弟,一個和他女兒玲玲差不多大的少年。

  下午,大鬍子一個人下山了。也不知道干什麼去了,玲玲更不會問,因為現在這裏的一切都讓整個小丫頭新鮮的很,我也是一樣的,對什麼都新鮮。老道士沒有管我們倆,一個人在大殿里打坐,敲着木魚。我和玲玲在平台上追逐着,玩着,這裏看看,那裡看看的。到了半黑兒的時候,大鬍子從山下回來了。原來他去了一趟鷹潭市,弄回來了幾桶油漆。主要是給一些掉色的柱子,石像重新上點色,這可能是老道士要求的。晚飯很豐盛,是老道士和大鬍子一起下的廚,我和玲玲只能乖乖的坐在大殿外面平台的石桌上等着。終於,一大桌子的菜,其中有幾個龍虎山的特色菜,我還是第一次吃。我看玲玲吃的好香,小丫頭的淑女形象完全不顧了,面對這麼好吃的飯菜。而我也是第一次覺得這裏的菜並沒有我想象中那麼難吃。至少,我現在覺得我能吃的下。晚飯過後,大鬍子早早就回卧房睡覺了。我和玲玲坐在大殿外的平台上,看着夜空數星星發獃。老道士終於做了功課,從大殿裏面走了出來。

  “小安,玲玲,你們幹嘛呢?”老道士笑呵呵的對着我們說。

  還沒等我開口,小丫頭搶先一步說:“爺爺,我們倆數星星玩呢。您看,一顆流星。快,快許願。”

  老道士看着夜空說道:“你們知道天上劃下來一顆星星,代表着什麼嗎?”

  對於老道士突然問的問題,我感覺真的好奇怪。玲玲說了已經就是流星嗎?又有什麼其他含義啊。

  “它不是流星嗎?可以許願的,不是嗎?”玲玲回答道。

  老道士默默的搖了搖頭,“在道家字典里講,凡天上掉下來每一顆星星,都是天上的某個主管星辰的神仙,要墜入人間了。而人間的說法是,每划落一顆星星,就代表着人間有一個人去世了。”

  老道士說的很認真,玲玲瞪大眼睛看着他,關於老道士說的我其實還是第一次聽到。老道士看我們都認真的聽着,他好像突然很高興一樣。

  “老道我給你們講故事聽,好不?

  “哇!好好,太棒了,爺爺快講,快講。”玲玲似乎對於聽到講故事一類的話顯得特別興奮。我也很期待老道士能跟我們講什麼樣的故事。

  “你們想聽什麼樣的故事啊?”

  “鬼怪的故事,會嗎?”玲玲托着下巴說。

  “我給你們講一個狐狸的故事吧。”說完,他掏出一支煙,輕輕的點燃。

  “這是一個發生在我們龍虎山的故事,跟我門術宗祖師爺張五常有關的。元末明初,龍虎山那時候正式分成了兩派,一派是天師教正一宗,一派是現在的我們正統術宗,那時候術宗第一任天師掌門就是張五常,他此前是伏魔殿的法師。一教兩派的天師掌門統一了一份協議。龍虎山正一教的主要行政大權還是由正宗執掌,而龍虎山教派的道術經典,降妖除魔,替天行道,普度眾生的大任將由術宗承襲。剛當上天師的第二年,那時候正是明朝剛剛建立的第一年,為了進一步鞏固朱家的天下。朱元璋帶眾臣連夜從京都擺駕龍虎山,賜龍虎山兩部官印,正宗和術宗各一部。封龍虎山正一天師兩人,授正二品道錄司。並請二人隨行去京都和其他道派掌門一起做一場法衣大會。其實,每一個的新王朝建立,必定這個過程是需要死很多人的。而皇家很注重這個,所以要求在京都做一場大法事,超度封印那些亡死怨死的靈魂。因為皇帝當時的意思是要求龍虎山兩派的天師都去,而我派的祖師張五常剛任天師一年,很多事務都需要他去打理。龍虎山一下去了兩個,而且十天半月都不一定能回來。如果一旦龍虎山有大災大難發生,根本沒有一個可以主心的。於是,張五常當著皇帝朱元璋的面說出了自己的這些想法,拒絕了他的邀請,讓自己侄子當時正宗掌門天師張雲天隨他一起去走這趟。面對祖師的當面拒絕,已經是九五之尊的朱元璋感覺讓自己很沒面子,但是沒說出來,氣洶洶的就下山去了。雖然祖師爺知道他犯了一個大錯,不該當著那麼多人面拒絕皇帝,讓皇帝生氣,但是他沒有辦法,因為有一個更大的事需要等着他去做,那就是下山收服九尾妖狐。”

  “九尾妖狐?真的妖怪嗎?”玲玲大聲尖叫了一下。

  因為聽的太認真了,她這一叫,嚇了我一跳。老道士對於玲玲這種反常的舉動只有無奈的笑了笑。

  “自當年張道陵祖師得老君賜天書三卷以來,在龍虎山修道開山創正一天師教派,一直秉承心繫天下蒼生,志以降妖除魔,替天行道,普度眾生為己任。龍虎山傳到至今已經有2000多年的歷史了,凡龍虎山天師教世代天師都要繼承歷代祖先的遺志,將救世作為第一。所以龍虎山千百年來都能貴為靈山,受各個朝代皇帝百姓尊敬。所以,並不是祖師不接受皇帝的邀請,故意頂撞皇帝,而是所有的大事都沒有一件事重要,那就是救世。關於九尾妖狐的來歷,老道覺得你們倆一定很有興趣吧。”

  “嗯,爺爺,你說的九尾妖狐是妖怪嗎?它厲害嗎?”玲玲對於這種事問的很天真。連我都忍不住在一旁偷笑。心想,九尾妖狐不就是妖怪,難道還能和妖怪不一樣啊。

  老道士也被玲玲的天真程度忍不住笑了。玲玲不知道為什麼我們會笑?依然很認真的問。

  “妖狐就是妖怪啊,俗話就是狐狸修鍊成了精。但是我給你們講的這個九尾妖狐可不是一般的妖怪。我看祖師小札上記載的是這個畜生至少有百年的道行,白狐,有九個尾巴。在江西和兩湖邊界的九陰山萬丈山澗里修鍊。傳說當年張道陵祖師握有老君賜的三卷天書,分別是上清伏魔金卷,玉清修仙寶卷,太清五行神卷。他利用三卷天書,替天行道,斬殺世間為惡妖魔。一時間人間重新再次恢復了日常幸福生活。再此之後,基本上成了氣候的不管是妖也好,魔也罷,都基本被斬殺個精光,所剩的也為數不多了。從那時候開始,龍虎山的斬妖除魔的牌子算正式立起來了。你們知道為什麼為龍虎山正一教歷代掌教都稱為天師?而其他兩山茅山、閣皂山掌教則叫靈官?”

  “為什麼?您說說看?”我終於開口說道。

  對於老道士講的我還真不知道,那個其他兩山其中的茅山我是很了解的,因為以前總看香港TVB拍攝的林正英殭屍片子,基本上都是茅山類的。玲玲突然瞪了我一眼,我知道這小丫頭又在怪我搶了她認真的熱情。

  “因為自我龍虎山開山以來就一直輝煌,在歷代天師教徒的努力下,龍虎山一直處於不敗之地,雖然現在較比之前衰敗看了不少,但是和其他兩山相比,還是無法並論的。相比之下,其他兩山發展的就不是很好,曾一度幾次敗落。還有在道術方面,我龍虎山是三山之首,屬於正宗。至於影響力也是最大的。從開山以來,歷代掌教都沿襲天師制度,同時各個朝代的皇帝也會先來我龍虎山賜封,並從一世襲天師,統領天下道教,斬妖除魔,替天行道之正神職。”

  這麼一說,我還真漲了不少見識。說實話,我對老道士之前說的有太多的不懂,現在也多少了解了點龍虎山的過去的事情。

  “我剛才說到哪兒了?”老道士看着我們笑呵呵的說道。

  原來這老人家居然說著說著自己都不知道講到哪兒了。我和玲玲先是愣了一下,然後整個人都笑的前仰后合。老道士看我們倆個孩子笑着這麼開心,也開心的陪我們一起笑。

  “爺爺,你剛才說道九尾妖狐,然後你就又跑題了,說龍虎山了。”玲玲說道。

  “哦,呵呵,年紀大了。剛才給你們倆講到九尾妖狐,它在九陰山萬丈山澗中修鍊。道行至少在百年之上。祖師張五常為什麼要下山收服它呢?因為當年張雲天的父親一開真人張一開天師,也就是祖師張五常的哥哥,兄弟倆受師命下山雲遊歷練。而天師教自古就有一規矩,就是新入門的弟子在龍虎山跟隨師父修習道術年滿三年,就要受師命下山歷練成長一年,待一年已滿,可重回龍虎山。在這下山期間每人要做滿七件功德,才能圓滿回山。兩兄弟倆相依為命,一路雲遊,一路化緣,風餐露宿。時間過得很快,兩個人利用自己本事斬殺降服了不少妖靈。眼看就要入夏了,從去年的秋天下山出來到現在已經過去了大半年。兄弟倆走遍了兩湖兩廣,又重新回程往龍虎山走。走到兩湖與江西邊境的一處山腳下,就是之前我說的九陰山,正好下山有一村子。兩個人加快了腳步,進了村子。可令二人奇怪的是整個村子大白天家家卻關門閉戶,路上連一隻雞都沒有。兄弟倆感到很奇怪,於是挨家挨戶的敲門,問有沒有人在家。可是敲了半天,也沒有人應。由於走了一路,又渴又餓,兄弟倆就坐在了一戶人家門口歇息。過了好長一段時間,突然聽到門一聲嘎吱,祖師張五常偷偷看到從對面的一戶人家屋門門縫中間露出一個人腦袋向這邊張望。張五常喊了一聲,結果只聽咣當一聲,就看到門緊閉了。兄弟倆趕緊走到那戶人家門口反覆說著自己是龍虎山的道士,下山修行,路遇本村,想討口水喝,叫他們不要害怕。可是門依然沒有動靜,過了一會兒,屋門打開了,从里面走出一個老叟,看了看兄弟倆,叫他們進屋。兄弟倆進屋喝了一口水,就詢問起了村子的怪事。聽老叟說,這個村子叫雙龍村,村裡有百十口人,生活雖貧苦點,但還算安穩。後面這座山叫九陰山,村子一些人經常在這個山上打獵。可自從上月,就沒有人敢上山再打獵了。兄弟倆聽到很驚奇,問老叟發生了什麼。老叟嘆了口氣,說自從上個月開始,村子里上山打獵壯丁都沒有再回來。族長組織了他們上山找人,可他們人沒有找到,卻找到了幾具白骨。老叟的兒子就是上山打獵中的一員,再也沒回來。說著說著,老叟就流下了眼淚。祖師爺他們立刻想到了就是可能山上一定有了什麼妖靈作祟。老叟又接着說,陸續幾天,村裡的牛羊,牲畜等都一夜間變成了白骨。有的村民甚至聽到半夜有鬼的叫聲。所以他們現在整個村都人心惶惶,都閉門不出,躲在家裡。當聽說兄弟倆是龍虎山下來的人,就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趕緊把他們送到了族長家裡,族長接待了兄弟倆,並且跪下求二人救救他們村子的人。兄弟倆當然會救,這次他們帶着救世的職責下山,一直沒忘了師父的教誨。可是,二人並不知道是什麼妖靈在此作祟為惡。只有到了晚上才能一看究竟。天很快黑了,所有村子黑漆漆的一片,一點亮光沒有,兄弟倆按照計劃躲在了族長家門外的草垛里,伺機而動,等待着子時的到來。很快隨着風聲,二人終於忍過了未時,馬上就半夜子時了。外面的風依舊還是刮著,二人很奇怪大夏天的怎麼會有那麼大的風。這時候,聽到了提前布好的鈴鐺,叮叮噹當的響了起來。兄弟倆突然竄出了草垛,手裡拿着法器,一邊一個觀察着四周。這時,只聽到一聲類似貓叫的聲音,從後面一邊方向傳來了。兄弟倆趕緊回頭,這一回頭不要緊,兩個人徹底嚇傻了。一隻巨大的白色怪物站在了二人身後,甩動這長長的尾巴。兩人還沒等看清此怪,就被它的尾巴掃到了一邊,重重摔在地上。兩個綠色的亮光在黑夜裡居然是那麼的詭異。兄弟們趕緊跑到之前布置好的陣里,白色怪物跟着撲了上來,一隻腳陷進了布置好的鎖妖陣里,拔不出來,嗷嗷直叫。而兄弟倆趕緊,一把抽出隨身桃木發劍,同時,重重的插進了白色怪物的腳掌上,它疼了又嚎叫了一聲,掙脫了法陣,朝着後山九陰山奔去。兄弟倆帶着法器,緊隨其後,追趕了上去。進了山,因為是黑天,山裡的迷霧有多,兩人很快就迷失了方向,追不到白色怪物的蹤影了。正在這時候,四面黑夜裡突然出現了無數雙眼睛。兄弟二人沒有慌張,從隨身布袋裡掏出一把黃符,大喊一聲破,瞬間眼前的無數雙眼睛消失不見了,原來剛才的是幻想。好在兄弟倆這一年來下山沒白歷練,大大小小的妖靈鬼怪也處理好多,兄弟倆兩人配合分工,祖師最擅長的就是各種符術的使用,而他哥哥則最擅長布陣奇門遁甲之類的使用。兄弟倆始終沒看清妖靈的真面目,但可以肯定的是一定是猛獸之類妖靈。突然,四周開始安靜,除了黑色。一陣風詭異的刮過,一聲嘶叫。那隻巨大白色怪物撲了過來,祖師和他哥哥還沒反應過來,就被什麼毛茸茸的東西甩到了一邊,掉進了針柴殼兒里。那隻巨大的白色怪物慢慢的朝着他們走了過去,祖師手捏住一張符紙,等白色怪物走進,默念咒語,快速甩出。只見符紙在怪物的眼前炸開了,怪物被這突如的一下再次嘶叫了一聲。向兄弟倆身後竄了過去。這下兄弟倆終於開清了怪物的本面目,原來是一隻成了氣候的大狐狸精,讓他們沒想到的,這隻妖靈沒他們想象的那樣,反而是狠角色,很難對付,因為它長着多尾,至少在兩條以上。兄弟倆心蹦蹦的跳着,擔心着千萬不要是九條尾巴,如果是那樣,就難對付了,可能兩個人的性命也會交代到這裏。”

  “爺爺,爺爺,你說的那個九條尾巴狐狸有那麼難對付嗎?”玲玲認真的問道。

  “嗯,確實不好對付,狐狸和其他動物修鍊是不一樣的。它是分階段的,沒修鍊到一階段,它就會長出一條尾巴,所以一隻狐狸能有九條尾巴,它的道行至少要在八百年才能長出九條。剛出生到百年這期間,會多長出一條尾巴。但是這些畜生想要修為高,就必須要經過沒一百年一次的天劫。”

  “什麼是天劫啊?”我突然很感興趣,天劫這個詞在我腦海里還沒有過。

  老道士摸了摸我頭,說道:“天劫就是俗話說的在下雨天,天上的雷神打雷,懲罰斬殺人間的妖魔。你們知道雷擊木吧?”

  “哦,雷擊木,是什麼啊?”

  “就是被天雷劈裂了的樹木,叫雷擊木,而這雷擊木的形成也是有一定條件的。你們知道雷神是不會隨便劈錯的,所以這些被劈形成的雷擊木大多也都是成了氣候,或有妖靈附在它們身上,才不小心在下雨天被雷神劈到,而被雷神劈到的輕則損耗千百年的修為,重則就灰飛煙滅了。但也不光這些畜生,人也是一樣的。人在做,天在看。你做了多少違背良心的壞事,都會被記下,等待時機一到,就是報應的時候了。”

  大鬍子突然這麼一說,我的心咯噔一下,着實嚇了我一跳,我記得以前我們鄰村的就有一個男人被雷劈死了,聽說當時的現場整個人都被燒焦了。只有他老婆活了下來,但是也被雷震出了幾米遠,最後得了一場大病,病好了就精神不正常了,經常說自己能看到他丈夫在跟她笑。雖然這件事後來被人傳成了笑談。玲玲聽到后,也一下子也緊緊拉住了我的胳膊,把頭縮進了我懷裡。

  “雷神是不隨便劈人,但是做壞事,總有一天會被有報應的。舉頭三尺有神明。“老道士依舊說著。

  我看到玲玲應該是聽到了心裏去了,顯得很害怕,這比講鬼故事都比讓人神經繃緊來的快。其實,我剛聽到的時候,我心裏也咯噔一下。

  “我們道家一般法寶里,就有一樣是雷擊木做的,比如桃木劍,比如柳木釘,榆樹弓,樺樹斧頭,前提是這些樹做的法器都是之前受過雷擊的。它們受了雷擊,雖然裏面的妖靈鬼怪死了,但剩下的軀殼卻殘留着天雷的殘餘法力。而這點殘餘的法力做成了法器,卻可以在斬妖除魔中發揮出巨大作用,是其他法器無法能比的。同類法器里,原有的靈力,並沒有這種蘊藏着天地至純之力的后同樣做成的法器厲害。而天地萬物妖靈魔靈都懼怕雷屬性的物質,而雷擊木也是特殊環境下形成的,特別稀有,至於一般人更是無法這個機緣得到的。”

默認

默認 特大

宋體黑體 雅黑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
目錄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章節評論(共0條)

發表章評當前章節:
第三十六章 歸心入道下
正在努力加載中...

小說推薦

點擊查看更多“浮世陰曹”相關信息

關於縱橫| 誠聘英才|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幫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聯繫我們| 友情鏈接| 謹防詐騙| 網站地圖

Copyright©  big5.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幻想縱橫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縱橫小說網,提供玄幻小說,都市小說,言情小說免費小說閱讀。

ICP證:080527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ICP11009265號  京網文[2015]2368-459號  

作者發布小說作品時,請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本站所收錄小說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05190號

書頁目錄

浮世陰曹

倒序↓
正在努力加載中...
書評收藏書籤紅票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