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八章:浪子燕青

更新時間:2012-11-08 21:44:23字數:3282

且說杜天自和眾兄弟在路中打尖時偶然遇到那拚命三郎石秀,相互介紹之後自是惺惺相惜,那石秀二話不說便要求一同和杜天一起去救那玉麒麟盧俊義。

杜天心中歡喜無限,忙回道:石秀哥哥!杜天在這裏謝過哥哥了。

那拚命三郎石秀見杜天願意接納自己固是感動不已。

閑話休絮!且說杜天自在酒店收的那石秀后支出一匹馬來給了那石秀便風風火火的朝着大名府趕去,這二龍山乃是山東青州界面在如今山東的中部,而大名府位於現今河北境內,杜天一行人取道滄州不管風雪只顧趕路只三天便來到了大名府境內。剛進入大名府那杜天便感嘆不已,按照大宋的城市規模,這大名府卻是比前世河北大名縣可要大的多了。

因官府一直未曾抓到杜天等人,也知道杜天等人在二龍山落草為寇,現今卻是沒有了眾位好漢的海捕文書,眾人也是暗暗鬆了口氣,不過經過杜天的交代,眾人自到了大名府之後卻是低調異常。

剛來的時候眾人只覺得這馬匹的好處,這一路快不說眾人除了冷點卻不會覺得特別難受,可是宋朝本來戰馬就少,何況這許多名馬,定會引起別人的覬覦之心,杜天沒法只得在城外偏僻的地方找到一家酒肆,更是留下五個兄弟專門看管。眾人在酒店安頓之後,杜天便叫上各位頭領一起在房中議事,杜天整理了一下思緒心中暗道:這前世讀到水滸傳時候便知道那盧俊義手下有一小廝名叫浪子燕青,不知道有也沒有,若是果有此人,那卻是少了些麻煩。問道:武松兄弟,你曾在在我師兄家中逗留,我那師兄家中可有個叫浪子燕青的?

那武松回道:兄弟可是說的那小乙哥?兄弟如何知道此人的?

那杜天見真有此人心中歡喜忙回道:正是此人!

那武松連懷回憶之色道:小乙哥和在下也是感情甚厚,他常年呆在盧員外身邊卻是盡得那盧員外真傳,更有一手好相撲,三五十人近不得身。

杜天笑道:既然哥哥知道此人,我欲和哥哥到城中去找那小乙哥,卻少了我們許多力氣。

武松回道:兄弟說的甚是,想我們眾人皆是初來咋到,若有小乙哥哥幫助卻是方便許多。

於是杜天便交代眾人留在城外邊和武松、史進、石秀四人朝大名府趕去,期間其他好漢均要一同前去卻是被杜天給拒絕了,一個人太多目標太大,容易引起別人注意。二則杜天所帶之人除了武松,那史進、石秀皆是精細之人,在城中探聽消息卻最為妥當。

且說這四人來到這大名府中,杜天暗道這大名府雖不如那東京城繁華,卻也是熱鬧非常,這大宋的時候經濟已經相當繁華,各地客商雲集,所以杜天一路四人只當做過往的客商卻也沒有引起別人的注意,且說杜天等人一路卻是很容易便找到了盧俊義的宅子,眾人來到那宅子前時卻是連連感嘆,真箇是好大一宅院,杜天看去那宅子大約佔地有上萬平米,朱紅色的院門上面好大一塊牌匾上寫着盧府二字,大門兩邊卻是一邊放着老大的一個獅子,杜天暗暗估摸起碼有上千斤重,這盧俊義祖居北京大名府,原來本是河北大名府富商,當時盧俊義就有北方首富的名聲有如此大的宅院卻不為奇怪,扮作小廝的石秀便上的門前叩門,不多時候卻有一個穿着灰布衫的漢子將門開出一條門縫出來說道:你等找何人?

那石秀剪了個佛說道:敢問是盧員外府上嗎?

那漢子露出不耐之色說道:你是甚人?找盧員外何事?

那石秀靈機一轉指着杜天說道:小人的主人以前和盧員外有過生意上的往來,今日到了這大名府中自是來拜訪老友。

那漢子看了一下杜天面含警惕之色說道:盧員外不在家中!說著便“趴”的一聲便將院門關住。

杜天心中暗思怎的這府上之人如此無禮?那石秀正準備再次敲門,杜天忙拉住石秀說道:哥哥!咱們不必再去叨擾,想必再次敲門也是如此結果。我想那小乙定能在市井之中找到,我們倒不如去找到那小乙哥哥好過問這些家丁。

那石秀一想也覺得在理,忙回道:可我們人生地不熟的,如何去問。

杜天說道:哥哥不必煩惱,跟着小弟走便是。

且說杜天心中暗想前世在讀到水滸傳之時候便知道這燕青乃是天巧星,聽聞此人才藝無雙,為人更是乖巧,想來在這大名府之中定也是個有名有姓的人物,應該不能問出,心中有了計較便帶着石秀等四人往那市井之中走去。

且說杜天四人只顧往前趕路卻不想看到前面有喧嘩聲音,只見有一男子說道;大官人,看在以前我家主人的面子上你就繞過小人則個。

卻說另一個聲音響起道:你這鳥人,你那主人現在都是自身難保,還有甚面子,俗話說落魄的鳳凰不如雞,你如今落到我手上且不管你以前,既然沒錢可給我便拉你去官便是。

杜天本待不加理睬,可武松卻說了句:卻又怪,這人聲音好生熟悉。那杜天聽得此話忙停住腳往人群中走去,扒開人群卻見一漢子跪倒在一酒店門前,一身的污垢,衣服甚是殘破,杜天暗想這應該就是武松覺得聲音熟悉的漢子,忙走過去問道:敢問小哥卻是誰?

杜天話還沒有問完誰知道站在那漢子前面的人說道:哪裡來的鳥人,來到這大名府中看老子在教訓人卻問這漢子做甚。

杜天眉頭一皺向那說話之人望去只見那人五尺上下身材,肥頭大耳,整個人看上去有如一個圓球一般,想是這家酒樓的老闆,看他摸樣心中覺得好笑說道:我自和他說話,關你這肥球甚事?

且說那漢子本就肥胖,但是偏偏最不能見人說他肥胖,何況杜天說他肥球,漲紅着臉吼道:來人!我看哪裡來的野小子,敢在這大名府中來撩撥洒家,莫不是找死不成。

杜天見自是來大名府中救人的,自不想和人產生衝突,這漢子一看就是那為富不仁的東西,若是平常那漢子只第一句話,杜天可能就會一拳打過去了,沒想到此時卻敢還敢在自己面前叫囂說自己是野小子一股無名業火卻是蹭蹭的往上漲,吼道:兄弟給我抓住這狗雜種。杜天聲音剛剛落下,武松卻是衝上前去捏住那漢子,武松是何人天生神力,只這一捏卻是疼的那漢子嗷嗷的直叫,那店中許是這老闆請的閑漢倒有幾分本事忙衝上前來,可是卻碰到石秀、史進兩條大蟲只兩下便將眾人打倒在地半天起身不得。杜天卻是慢慢的走上前去左右開弓只打了二三十個嘴巴才停手。口中罵道:你這腌臢潑才敢在你爺爺面前沖大頭,老子打得你連你爹媽都不認識。

卻說杜天經過這幾年的力氣打熬,豈是一般人可以相比,停手后眾人在往那人看去只見那人臉上卻是被打得有如豬頭一般,本來就肥胖的臉頰被抽得高高腫起,那充血的臉龐被太陽曬上去卻是亮亮的發光,一雙本就細小的眼睛,此時看上去卻只能看見那細細的一條縫。武松見這鳥人如此摸樣,臉上露出嫌惡神情手中一提只一丟便將那人丟了兩三丈遠,只摔得那漢子眼冒金星,暈頭轉向在也爬不起來。

杜天見被武松丟了那鳥人也不在理睬忙轉身像那跪在地上的漢子瞧去,只見那漢子面色清秀,卻是有如女人一般,可身材卻是很魁梧,從那衣頸支出可以瞧見有一身刺繡,心中暗道這莫不就是那浪子燕青忙問道:小哥卻是何人。為何被這鳥廝欺負?

且說那坐在地上的漢子見杜天這些人做事情乾脆利落,更敢在這大名府中打這酒店老闆,從下手之中便可看出都是身懷絕藝之人,心中覺得惶恐說道:小人原是那盧員外的家僕,跟着主人學的一手好槍棒更會一手相撲,眾人見我身上刺着一身刺繡,人送外號:浪子燕青

杜天見眼前之人便是燕青如何不激動忙扶起燕青說道:燕青兄弟!小弟正在找你,這裏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城外在說。

且說那燕青又不知道眼前之人是何人,見面就說在找自己,更要自己出城;心中猶猶豫不決忙問道:請問小兄弟是誰?卻是找小乙何事?

杜天也覺得自己唐突,但此地又不是說話的地方忙俯下身子去輕聲說道:小弟是你家主人的師弟姓杜名天,今日找小乙哥卻是有事情請教,轉而指着那武松說道:想必這位兄弟你必然認識。

卻說那燕小乙見杜天說自己是主人家師弟,心中奇怪卻不好細問,剛剛場面混亂卻沒有注意武松,這杜天一指忙向武松仔細瞧去,這一瞧見是武松兄弟卻是心中不知道什麼滋味,想起這些日子自己所受的苦楚卻是在也忍不住放聲大哭起來道:武松兄弟!主人他•••••卻是在也說不出話來。

那武松雖然魯莽卻也知道不能在這大街上多說盧俊義的事情忙走上前去道:小乙哥!莫要傷心,你且和我家主人出得城外便是。

那燕青聽武松稱那杜天為主人,心中驚異不已,心中暗道:這小兄弟卻有何德何能能被武松這種眼高於頂的人稱為主人?難道真如他所說是我家主人的師弟不成?想到這些人許是來搭救自己主人的,心中卻是歡喜無盡,收去眼淚躬身說道:既然武松兄弟如此說,小弟願意和眾位哥哥走這一遭。

••••••

各位兄弟!昨天有事情欠大家一章,明日補齊,不好意思。

作者求捧場月票

如果覺得本章寫的精彩,捧場支持一下吧~投月票也可以哦!

  • 捧場100縱橫幣抽月票

  • 捧場500縱橫幣

  • 捧場10000縱橫幣

  • 捧場100000縱橫幣當盟主

默認

宋體 黑體 雅黑 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

客戶端

下載《水泊傳奇》

目錄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書頁目錄

水泊傳奇

倒序↓
正在努力加載中...
書評 收藏 書籤 紅票 下一章

章節評論(共0條)

發表章評當前章節:
第二十八章:浪子燕青
正在努力加載中...
 

小說推薦

點擊查看更多“水泊傳奇”相關信息

關於縱橫| 誠聘英才|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幫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聯繫我們| 友情鏈接| 謹防詐騙| 網站地圖

Copyright©  big5.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幻想縱橫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縱橫小說網,提供玄幻小說,都市小說,言情小說免費小說閱讀。

ICP證:080527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ICP11009265號  京網文[2015]2368-459號  

作者發布小說作品時,請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本站所收錄小說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0519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