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玩世不恭是本性

更新時間:2012-04-08 14:36:05字數:5028

玄幻8001年,距離上古時分的神魔大戰已經歷有四千多年時光,此時光正好是八大世界中混合世界里的1787年。在這個強者為尊,以人族為主導的混合世界里,上古魔帝嗤尤的肉身段飛已經長成了一個翩翩美少年。

神魔兩界經歷了兩次大戰之後,最終以神界的慘勝而告終。魔帝嗤尤臨死前發誓四千多年後重生定要剿滅神界,重新主宰諸天宇宙。

四千多年後的今日,魔帝肉身段飛已經出現在了混合世界里,不過只是一個沒有任何潛能的富家公子哥,成天游手好閑,游龍戲鳳。

神界當今的統治者黃帝之玄孫幽帝接到了天庭的上神千里眼與順風耳關於魔帝重現的通報,知此情形,也沒多在意。只命雷公天雷誅滅了段飛全家,命瘟神施下詛咒讓段飛一生坎坷,好人遇見段飛就會被其晦氣所害,讓段飛成為人人討厭的掃把星。

幽帝存心戲弄魔帝嗤尤的肉身段飛,要看他受盡凡人疾苦,經歷千世坎坷。隨後幽帝不顧神界大神的勸阻執意留了魔帝肉身段飛一條性命在混合世界里苟延殘喘。

另一方面魔界之中三十六天罡以及其下屬守護魔界之中的舊界為魔界的復興保存實力,而魔界中的七十二地煞全部下凡進入混合世界,組織了黑道總壇混淆神界視線,同時也是在秘密的尋找魔帝肉身並暗中培養自己的勢力……

...................................

...................................

“呦,這女的誰啊?波濤洶湧的,走起路來一踮一踮的,這胸都快甩出來了。快看!不光是這胸大,就連那臀都翹的正合適,真是羡慕她男人,嘖嘖嘖……”

段飛看見美女就是有點不知所措,他的情緒總是掌握在這些個美女的身上,如果有美女的地方就是他的晴天。哎,這人吶,就是這樣,女人不媚對不起社會,這男人要是不色那那些穿着艷麗打扮得無比妖嬈的女人們都還給誰看呢?

楚默看見段飛的見色辟又開始發作了,不免有些小怒的說道:“段飛,你他媽的都從公子哥變成霸天府的一名後備小雜役了,你怎麼還一天到晚的想這些不着邊際的事,這是我們身份這麼低賤的人能想的事么?!”楚默心裏有點糾結,他跟着段飛這麼多年了,可是段飛還是什麼都沒變,還是成天的游手好閑。楚默看着段飛從公子哥變成小雜役,從小雜役變成小混混,唯一一直沒變的就是段飛那玩世不恭的個性。

“還是好好的干好你手上的事吧,不然今天又該沒飯吃了。我說你能不能正經點,雖說我們倆是兄弟,無話不說,但是你小子也不能老是連累我吧,我都和你一樣好幾天沒東西吃了。我說,大哥!你能不能消停點啊,這趟貨如果不能按時送到,我們今天又該沒飯吃了,那大管家可不是好惹的。”楚默沒等段飛回話就又接着剛才的話茬說道了起來。好幾天沒有吃過一頓飽飯的楚默開始有點想念飯的味道了,可是看段飛的樣子倒是一點都不餓,而且好像有永遠都用不完的力氣一樣。

楚默是段飛的好兄弟,他們倆從小一起玩到大,雖然是一起經歷過許多的是是非非,只要是段飛到哪楚默也一定會跟着段飛,他們兩個總是一起行動,看上去比親兄弟還要親,但是兩個人的性格卻是截然的不同,楚默考慮的事情會多一點,而段飛就知道及時行樂。

看着街上偶爾穿着官服路過的小官,段飛突然想到了以前在皇宮裡有一種不過的差事,如果楚默去了一定會混的不錯。想到這裏段飛忍不住大笑起來說道:“楚默,你他娘的就該回到遙遠的古代,回到古代多好啊,刀一揮,你就能捧上個鐵飯碗,身邊還到處是美女,雖說不能用,看看也好啊,哈哈……”

“你就知道拿我打趣,你那麼能的話,你有本事去摸一下啊,你不是成天喜歡看那些個什麼圖么?老是沉迷於理論的高度,你丫的,有種去摸下那個大胸妹啊,你不是最喜歡么?現在獵物就在你前方五十米不到,正好是攻擊範圍之內,你小子是不是慫了?!”楚默哪是好惹的,看到段飛話語犀利,還不得反將一軍。

狗急會跳牆,兔子急了也咬人,段飛和楚默你一言我一語的,針鋒相對,誰也沒比誰少說一句,段飛是個愛面子的人,被楚默的激將法一激,哪還淡定的了?段飛就像是那弓上的箭,即使是自己不想射出去都沒有辦法了,開弓哪有回頭的箭?“你,你等着,我這就去,小子好好學着點,今天大哥我就教你一招怎麼去占點小便宜。”段飛一邊說著一邊朝楚默挑了幾下眉,一臉的洋洋自得。

楚默瞟了段飛一眼,一臉輕蔑的說道:“去啊,我可等着你活着回來呢,哈哈……”楚默故意用言語刺激着段飛,因為楚默知道段飛這小子愛面子,越是有人刺激他,他越是什麼事都敢做。從小和段飛一起玩到大的楚默最了解段飛這小子了。

“你就瞧好吧!”段飛話音剛落就以百米衝刺的速度沖向了大胸妹,看段飛這副成竹在胸的架勢,看來是勢在必得。

這已經不是段飛和楚默兩個人因為鬥氣而去亂摸女人的胸了,他們是這越龍城裡的小混混角色,沒有什麼正經的行當,整天的游手好閑,雖然是現在在霸天米行做着挂名的小雜役,但是卻還是改不了那孩童般的性格,遊戲人生,這就是王道。

段飛和楚默就像是一對兄弟,有時候又像是對冤家,只要這兩個人鬥起來,其他的人就要遭殃了,兩個流氓之間的鬥氣耍狠,倒霉的還不就是廣大的婦女同胞么?唉……真是作孽!

“啊!!”那大胸妹發出了一聲尖叫,街上的人群都停止了腳步,我靠!這一聲叫比那河東獅吼可不遜色多少,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了大胸妹的周圍。

好傢伙,雖說這已經不是越龍城內第一次發生這樣的抹油事件了,但是卻還是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重點倒不是這摸人胸的段飛,而是這被摸的大胸妹。這大胸妹可是越龍城內除了名的胸器,迷死過多少的男人,現在是浩天賭坊的老闆娘,雖說她是很多男人的夢中情人,但是很多人也只是想想而已,誰敢那麼不要命的去招惹浩天賭坊這樣的惡勢力,真的是在找死了。看熱鬧是人的本性,無知少年大摸胸器女神,這下這街還不得炸開了鍋啊?所有的人都在等着看這出好戲。

“哈哈……段飛那小子還真是什麼都敢做,這下玩笑可開大了,這麼多人看着,段飛這次想不出名都難了!”楚默一邊看着一邊喃喃自語道,他真的是無法掩飾自己想笑的衝動。

楚默也沒什麼別的愛好,活到現在也沒有什麼追求,他就是愛看段飛的笑話,段飛的糗樣就是他生活下去的樂趣。段飛樣樣都比楚默強,雖說是好兄弟,但是偶爾看看段飛出出醜,那也算是一種平衡心態的辦法。

“你個癟三!老娘的豆腐你也敢吃!”看這大胸妹長得倒也算得上標緻,瓜子臉,柳恭弘=叶 恭弘眉,櫻桃嘴,斜劉海,最重要的是身材凹凸有秩,別看她身高並不高,看上去就像是個大家閨秀,可是她的一聲叫罵,真是令人乍舌,誰能想到天使面孔下的魔鬼爆發起來竟然是如此模樣?

大胸妹的酥胸被重重的摸了一把,段飛這小子還真是不靠譜的很,你說你摸了人家的胸也就算了,他居然還騰出了另一隻手捏了人家的臀,唉,真是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大胸妹被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大摸了一把,那還不得罵娘啊。

段飛聽了大胸妹的叫罵眼睛都直了,他簡直是不敢想象,如此小巧玲瓏,看上去乖巧可人的女孩居然能像個潑婦一樣的叫罵,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不過段飛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被罵了哪有不還口的道理。“你個三八!你知不知道我是誰啊?!你連我都敢打?!”段飛這傢伙自己理虧倒像是別人的不是了,一句暴跳如雷的怒吼居然還把那大波妹給震住了。

“霸天米行?!”被段飛唬得愣住了的大胸妹突然間看到段飛穿着霸天米行樣式的服飾,不禁大笑起來,心想原來只是個小小的米行雜役,聽那口氣還以為是什麼了不起的大人物呢。

知道了段飛的霸天米行小雜役身份,身為越龍城第一賭坊的第一夫人的大胸妹哪還肯退讓?一副氣勢凜人的樣子喝道:“你一個小小的霸天米行的小夥計也敢在這裏撒野,你知不知道我是誰?!你小子也不去打聽打聽老娘是這越龍城浩天賭坊的老闆娘,你小子是瞎了你的狗眼,居然光天化日的吃老娘豆腐!”

大胸妹雖然表面上一幅氣急敗壞的樣子,不過她仔細的端詳了下眼前的這個吃她豆腐的毛頭小子,倒也還算的上英俊,“壞男人”一定要有好容貌,否則,他不配做壞男人,不配做女人心中的壞男人。大胸妹看眼前這穿着霸天米行服飾的小雜役的長相也不禁開始有點心動。瞧這小子一雙單鳳眼,一對柳恭弘=叶 恭弘眉,唇色比胭紅,口似小櫻桃,肩寬真合適,身高七尺有餘。若是不在近處仔細看,倒還真有些像是個小女人。這不仔細看還好,大胸妹這仔細的看了一下,達胸妹這心裏真叫一個癢啊,眼饞得很。大胸妹心想,如果站在她眼前對着她做這一切不是個小夥計而是一個翩翩的俏公子,那該多好啊。

“我說美女,我只是幫你拍下蚊子,你看這大夏天的,你又穿的那麼少,皮膚又那麼的光滑如玉,彈指可破,你說要是讓那該死的蚊子來個新蚊連波,那你的美貌不是要帶上些許瑕疵了嗎?”段飛看見情形不對,話音也變得軟了起來。

段飛原本是這越龍城內大富大貴人家的公子哥,只因為一場天雷劈在了他家,家人全部喪生在了那場天火之中,家中萬千金銀也隨那場大火付之一炬。無奈為了生計四處打工只為了能繼續的活下去。

浩天賭坊他是聽說過的,以前他做公子哥的時候還經常光顧那裡,只是那時候他並沒有見過如此嬌艷的老闆娘,想比是那長得像癩蛤蟆一樣的浩天賭坊的掌柜陳浩天的新歡。浩天賭坊打手眾多,段飛也不想招惹那許多是非也就只能軟下口氣,先用糖衣炮彈搪塞一番再說。活人還能被尿憋死不成?這誰處於低迷的勢頭還不得見風使舵啊。有道是忍得事中事,方成人中人啊。哎,還是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吧,誰讓人家那麼有勢力呢,段飛雖然心裏一百個一萬個不願意說趨炎附勢的話,也不愛奉承人,但是有什麼辦法呢?人啊,就是一個命。

“你小子倒是油嘴滑舌的很,看你那小鼻子小嘴的,倒也算長得不錯,如果你喜歡老娘你就直說好了,何必在這眾目睽睽之下來這一出?人家畢竟是女孩子,你這不是存心讓我難堪嗎?”大胸妹一邊說著一邊用手絹半遮着臉,看上去一臉的羞澀,剛才的撒潑的勁一下子全沒了,開始變得扭扭捏捏,做作起來,看的段飛是想死的心都有。

“哎喲媽呀,我的個神啊,現在是什麼情況啊?”在一旁看熱鬧的楚默有點摸不着頭腦了。看了那麼久,楚默還以為這次段飛慘了,有好戲看了,可現在那大胸妹一改常態,倒讓楚默有些摸不着頭腦了。

身臨其境的段飛看上去比楚默更加的糾結,段飛的雞皮疙瘩都快掉一地了,他最怕這個,今天還偏偏被他給遇上了,唉,女人啊女人,永遠都是那麼的難以捉摸。以前段飛不信,別人說女人就像是這天,說變臉就變臉,現在的情形讓段飛深刻的明白了一個真理,惹誰都行,千萬別惹空虛寂寞的女人。

“段飛,快走了,我們還要在天黑前趕回去呢!”楚默看到段飛有些難以下台了也忍不住喊了一嗓子當是原了個場。雖然楚默很愛看段飛的笑話,但是說實在的楚默更在意可以吃上一頓飽飯。

大胸妹朝着楚默不屑的瞟了一眼,然後又仔細的瞅了瞅段飛說道:“那人誰啊?你們一塊的?哎喲,一個鬧笑話的,一個看熱鬧的,你們還真是一對活寶,嘖嘖嘖……”

段飛沒有聽懂大胸妹的意思,或許是沒有正經的朝那方面想,也難怪,段飛是出了名的缺心眼,哪裡會聽懂這大胸妹話里有話呢?“我說美女,我現在還有點事,你能不能改天再聊啊,今天真的是很忙唉,如果天黑之前敢不回去,我們又該……”段飛是個很愛面子的人,他剛想說又該沒有飯吃了,可是剛到嘴邊的話他硬是又把它咽了回去。

“也罷,我叫楊樂樂,人稱越龍一枝花就是我,看你眉清目秀的,倒也還算是個人物,這樣吧,改天老娘高興了,再找你玩玩,哈哈……”大胸妹一邊說著一邊揚長而去。

“楊樂樂?…………”段飛傻不啦嘰的看着大胸妹的背影嘴裏喃喃自語地重複着大胸妹的名字。

楚默看着段飛含情脈脈的樣子不覺一陣好笑,段飛可是出了名的花心大蘿蔔,什麼樣的女人沒見過,現在居然盯着一個少婦的背影在喃喃自語,真是稀奇的很。“我說段飛你他娘的還走不走了,你不會是真的喜歡上了這個胸大臀美的極品少婦了吧?!”楚默一半諷刺一般打趣地說道。

“扯蛋,她要是鮮花,那以後牛都不敢拉屎了,我要是愛上她,除非天上不下雨,直接下鐵塊砸死我算了!”段飛說完把嘴翹的老高,都可以掛油瓶了。雖然段飛嘴裏雖然是這樣說,可是他看了看剛剛摸過大波妹的雙手,全身依然還有一種過電的感覺。

楚默看這天色已經不早了,如果段飛再這樣傻獃著,可能他們又不能按時回來了,所以楚默只得催促着段飛,“快走吧,別在那美了,好好打拚,有了錢,你就什麼都有了。像這種女人等你有了錢之後一大堆的潮水一樣的向你涌過了,你以前做過公子哥,這一點應該不用我解釋了吧?!”在楚默的心裏,一直都是錢比較的實際,在他看來錢就是萬能的,沒有錢是萬萬不能的。如果沒有錢,吃頓飽飯也是最最實際的。

“好啦,我們還是快點走吧,太陽下山前我們一定會趕到的!”段飛朝楚默笑了笑,一臉的燦爛的回答道。

作者求捧場月票

如果覺得本章寫的精彩,捧場支持一下吧~投月票也可以哦!

  • 捧場100縱橫幣抽月票

  • 捧場500縱橫幣

  • 捧場10000縱橫幣

  • 捧場100000縱橫幣當盟主

默認

宋體 黑體 雅黑 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

客戶端

下載《誅天邪帝》

目錄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書頁目錄

誅天邪帝

倒序↓
正在努力加載中...
書評 收藏 書籤 紅票 下一章

章節評論(共0條)

發表章評當前章節:
第一章 玩世不恭是本性
正在努力加載中...
 

小說推薦

點擊查看更多“誅天邪帝”相關信息

關於縱橫| 誠聘英才|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幫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聯繫我們| 友情鏈接| 謹防詐騙| 網站地圖

Copyright©  big5.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幻想縱橫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縱橫小說網,提供玄幻小說,都市小說,言情小說免費小說閱讀。

ICP證:080527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ICP11009265號  京網文[2015]2368-459號  

作者發布小說作品時,請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本站所收錄小說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0519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