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血脈融合

更新時間:2011-07-31 20:38:15字數:4778

“嘿,快起來。”清晨,夜殤被蕭滅的高呼聲驚醒,懶懶的走出帳篷發現蕭滅早已準備好早餐,在篝火旁等待着自己。

“大叔,早。”夜殤邊走向蕭滅邊打招呼道。

隨手將手中的麵餅塞入口中,指着身邊的空地說道:“恩,坐吧,來吃點東西。”

“恩。”輕應一聲,夜殤坐到蕭滅的身邊,伸手拿起一塊麵餅就塞入口中。夜殤知道,今天是自己學習靈術的第一天,今天自己不知道會遇到什麼挑戰,為了能達到學習的最快速度,自己現在必須多吃,畢竟,只有吃飽了自己才有奮鬥的力量。轉眼間,剛剛那塊麵餅已經被夜殤消滅得乾乾凈凈,猛灌一口清水,夜殤再次拿起一塊麵餅塞入口中。

“嘿,你慢點吃,沒人跟你搶。”蕭滅明顯是被夜殤那狼吞虎咽的樣子嚇到了,不禁出言提醒他慢點吃。還好昨晚夜殤的吃相他沒看到,不然蕭滅或許得再給他增加一門課程:如何養成好的吃飯習慣。

“咳——咳——咳——”因為吃得太快的緣故,夜殤被乾澀的麵餅噎住了,劇烈的咳嗽起來,難受的感覺讓他再也顧不得其它,一把奪過蕭滅手中水壺,猛灌幾口才堪堪緩過氣來。“呼——”夜殤緩過氣來的長吁一口氣。

“哈哈哈哈…….”蕭滅被夜殤的動作逗得笑翻在地,捂着肚子不停地大笑着。此時的他怎麼也無法讓人聯想到大陸上那個令人聞風喪膽的黯滅修羅。

許久之後蕭滅才在夜殤憤怒的目光中勉強停下了大笑,“好——好了,我——我不笑了——哈哈——”蕭滅向著夜殤保證道,但實際行動卻輕易地出賣了他。

“行了,別笑了!”夜殤沒好氣地喝道,畢竟被一個人嘲笑個半天決定不是什麼好玩的事。“行了,快點教我靈術吧!你再笑下去,天都黑了。”

“好,好,不笑了。”聽到夜殤要自己教他靈術,蕭滅的大笑終於停了下來,陡然嚴肅道:“夜殤,回答我,靈術中最重要的的是什麼?”

“是靈力,大叔你說過,靈力是靈術的基礎。”夜殤看到蕭滅不再笑話他,轉而嚴肅地提問他,立刻不再怨怒蕭滅,轉而認真地回答蕭滅的問題。

“恩,沒錯。靈力是靈術的基礎,沒有強大的靈力作為基礎,再強大的靈術也無法發揮出它應用的威力。那靈力中的關鍵又是什麼?”

“是屬性。儘管不同屬性的靈力都擁有各自不同的特點,但我想不同屬性的靈力肯定有強弱之分,否則也不會有三大至強屬性和兩大變異屬性這樣的說法了。大叔,我說的對嗎?”夜殤對着蕭滅娓娓道來自己的想法,同時也希望蕭滅為自己證實一下。

“啊,沒——沒錯。”蕭滅再次被夜殤震驚到了,這樣的話真的是出自一個只有五歲的孩子口中的嗎?眼前的夜殤一次又一次帶給自己巨大的震撼,蕭滅不禁在心中暗道:這孩子未來的成就不可限量啊,或許,或許他日後真的可以達到我們一脈期盼了數千年的境界吧。但,但可惜我無法看到了。想到最後,蕭滅的目光不由地暗淡下去。

“大叔?”一旁的夜殤看到蕭滅臉色不斷地變化着,關切地詢問道。

“啊,恩。”夜殤的話陡然將蕭滅從深思中拉回了現實,看到夜殤關切的眼神,蕭滅心中一暖,揮了揮手道:“我沒事。夜殤,你說得很對,靈力的關鍵在於屬性,高等級的屬性有着天生的優勢,比如說:當火屬性的靈術師對上同等級的空間屬性的靈術師時,幾乎是必敗的局面。所以擁有強大的靈力屬性是成為一代強者的前提。”

“那,靈力的屬性是有什麼決定的呢?”夜殤急切的詢問道。

“一般來說,靈力的屬性在一個人出生的時候就已經固定下來了。當然了,這也不是絕對的,如果後天有奇遇也是能改變的。”

“那,那我的靈力屬性是什麼?”夜殤迫不及待地問出這句話,握拳的雙手此時已經因為迫切而不斷地顫抖着。

“夜殤,別著急。說實話,你是什麼屬性的靈力我無法確定,因為我沒有測定靈力屬性的試靈石。”蕭滅伸手握住夜殤顫抖的雙手道。

聽到蕭滅說她沒辦法為自己測定靈力屬性時,夜殤的眼神明顯地暗淡了下去。

“但是——”看到夜殤暗淡下去的眼神,蕭滅暗笑着說道。

“怎麼?大叔你有辦法知道我的靈力屬性?快快告訴我啊!”夜殤暗淡下去的目光此時再次亮了起來。

“夜殤,你聽我說,大叔沒辦法知道你的靈力屬性。但是——”

“但是什麼!”夜殤急切地問道,抬起頭卻正好撞上蕭滅責怪的眼神,才發現自己的無禮,低頭道:“大叔,對不起,是我太急了。”

“哎,算了。”看着眼前夜殤的樣子,蕭滅彷彿又看到了自己小時候一樣,語重心長地說道:“夜殤啊,一定要記住了,強者,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會被自己的情緒所控制,要成為強者,就必須成為自己情緒的主人,懂嗎?”

得到夜殤點頭作為回答后,蕭滅繼續說道:“雖然我不知道你現在是什麼屬性的靈力,但我卻知道你以後的靈力屬性。”

“以後的靈力屬性?”夜殤有些無法明白蕭滅話的意思。

“對,無論你現在是什麼屬性的靈力,我都將改變它,讓它成為我們一脈的靈力屬性。”蕭滅解釋道,當說到“我們一脈的屬性”時,他的目光頓時轉為驕傲以及極度的虔誠。

聽到蕭滅的話夜殤無限驚訝,儘管之前蕭滅說過可以改變靈力屬性,但要改變一個人天生所擁有的東西,不用蕭滅明說夜殤依舊能清晰地體會到這改變屬性有多麼的困難。而眼前的蕭滅竟然如此輕鬆地說要改變自己的靈力屬性,而且從他的神情中夜殤感覺不到欺騙之意。

“大,大叔,你要改變我的靈力屬性?我們一脈的屬性?那是什麼屬性的靈力?”儘管內心驚訝萬分,但夜殤依舊抓住了重點,問出了最關鍵的問題。

“是的,”蕭滅點了點頭,繼續道:“從昨天我找到你開始,你已經是我們一脈的下一位傳人了。既然如此,我當然要將你的靈力屬性改變成我們一脈的專屬屬性。”

“專屬屬性?!”在如此短暫的時間里,蕭滅給夜殤帶來了一個又一個驚訝,儘管對靈力的了解不深,但夜殤也知道什麼叫“專屬”,難道,難道這種靈力屬性只有大叔所說的我們一脈擁有?這,這種靈力屬性得有多麼強悍啊!

“沒錯,就是專屬屬性。”蕭滅回答道,此時他的目光中充滿了虔誠。

“難道那是一種變異屬性?”夜殤實在無法想象,究竟是怎麼樣的靈力屬性會只屬於一個家族,或許,變異屬性會是唯一恰當的解釋了吧。

“不,不是,我們一脈的靈力屬性和五行屬性,至強屬性,本源屬性一樣。”

“那,那大叔你又怎麼能確定這種屬性只有我們一脈擁有呢?”夜殤急切地詢問道,對於這個會影響到自己日後成就的問題,夜殤顯得很是急切。

“大叔我當然能確定。”看着夜殤急切的樣子,蕭滅玩味的看着,故意頓了頓才繼續說道:“因為我們一脈的靈力屬性需要一個儀式才能獲得。”

“儀式?什麼儀式?”

“血脈融合。”

“血脈融合?”

“對,就是血脈融合,只有我們一脈的人將自己的精血分出一半才能幫助被自己選中的人完成血脈融合,實現屬性改變,讓被選中的人真正成為我們一脈的族人。”

“那我們有多少族人?”對於蕭滅口中那神秘的家族,夜殤很是好奇。

蕭滅並沒有直接回答夜殤的問題,只是指了指自己,再指了指夜殤。

“大叔,你,你什麼意思?不會我們一脈只有我們兩個吧?”暗暗猜到蕭滅含義的夜殤為證實自己的想法,注視着蕭滅問道。

“沒錯,就只有我們兩個。”說出這話的時候蕭滅的眼神明顯暗淡了下去。

今天夜殤受到的震驚實在太多了,看到蕭滅暗淡下去的目光,夜殤暗嘆一聲,問道:“大叔,為什麼就只剩下我們兩個了?”夜殤從蕭滅之前的語氣中能清晰地感受到他口中的專屬屬性有多強悍,那為何擁有如此強悍屬性的家族會只剩下蕭滅一個人,而自己都還未擁有那專屬屬性,這也太不合常理了。

“為什麼?”蕭滅彎下腰,兩手搭在夜殤的雙肩上,說道:“夜殤,現在別問,到來你該知道的時候,大叔自然會告訴你。你是被它選中的孩子,你是我們一族的希望。”

“大叔,你一直再說我們一族,我們一族,那我們究竟是什麼族啊?”夜殤對蕭滅口中的什麼家族充滿了好奇。

“現在大叔也不能告訴你,等到你該知道的一天,我會把你所有的問題的答案都告訴你。”

“哦。”感受到蕭滅的難言之隱,夜殤也不再追問下去,因為他知道,或許無論自己如何追問,蕭滅都不會告訴自己原因的。

“夜殤,馬上我將對你進行血脈融合,抹去你原本的靈力屬性,讓你真正成為我們一脈的一員,在這過程中你需要承受或強或弱的痛苦,這就需要看你原本的靈力屬性的品級了,品級越高你就要承受越大的痛苦,因為我們一脈的屬性靈力會在你的身體內逼迫你原本的靈力退出你的身體,懂了嗎?”蕭滅嚴肅道,看向夜殤的眼神有些擔心,因為經歷過的他才真正知道那是怎樣的痛苦。心中暗暗希望夜殤原本的靈力屬性不要太強才好。

“大叔,你還沒告訴我,我們一脈的專屬屬性究竟是什麼呢。”儘管夜殤心中很是急切地想完成血脈融合,但他依舊沒有忘記問出最關鍵的問題。

“哦,看我這記性,呵呵。”蕭滅此時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接着說道:“我們一脈的專屬靈力屬性是血屬性。”

“血屬性?!”聽到蕭滅說出這個既不屬於三大至強屬性,又不屬於兩大本源屬性的全新屬性時,夜殤再次被震撼到了。但吃驚之餘,夜殤也不禁對這種靈力屬性的能力產生了懷疑,目光有些游弋。

“哼。”感受到夜殤神情對血屬性靈力能力的懷疑,蕭滅冷哼一聲,強大的氣勢從他身上散發而出。

感受到蕭滅此時的怒意,夜殤才發現自己的失態,急忙道歉道:“大叔,對不起,我不是看不起我們一脈的專屬屬性,只是好奇它的能力而以。”

“夜殤,記住了,無論什麼時候都不得對我們一族的一切有任何的不滿。而那些羞辱我們一脈的人,無論是誰,你都要讓他付出血的代價,知道嗎?”一股濃烈的殺機從蕭滅身上散發而出。

“知——知道了。”夜殤在蕭滅龐大的殺氣的籠罩之下,不禁有些一陣膽戰心驚。

“好了。”殺機頓時散去,壓力不再,夜殤也長吁了一口氣。蕭滅接着說道:“我們一脈的專屬屬性,血屬性,擁有足以媲美兩大本源屬性的品級。而且如果單論攻擊力的話,或許連兩大本源屬性都要稍遜半分。因為他本就是一種神屬性靈力。”

“神屬性靈力?!”今天蕭滅帶給夜殤的震驚實在太多了,竭力穩定下自己的情緒,問道:“大叔,什麼是神屬性靈力?”

“所謂的神屬性靈力指的是由神遺留下來的靈力屬性。”

“神!難,難道我們一脈的祖先是——是神?“儘管夜殤心中對蕭滅口中的家族已經有了很高的想象,但他怎麼也無法想象,眼前這位大叔竟會是神的後代。

“沒錯,我們的祖先是神,而且是強悍的修——,強悍的主神。”差點蕭滅就脫口而出,急忙改口,現在他還不想讓夜殤知道太多。一切,還是到那時候在告訴他吧,蕭滅在心中暗暗打算到。

見蕭滅不願多說,夜殤也不再追問下去,轉而問道:“大叔,我什麼時候開始融合血脈啊?”對這強悍的靈力屬性,夜殤很是迫切的想得到。

“走吧,到帳篷里去。”蕭滅拉起夜殤的手走向帳篷。此時的夜殤已不再反抗蕭滅拉他的手了。

走進帳篷,蕭滅領着夜殤站在一邊,在帳篷中央留下一片空地。接着,蕭滅將右手伸向左手的戒指,一束紫紅色的光芒準確地射向戒指上的紫紅色寶石。

就在光芒觸及到寶石的一剎那,寶石陡然間爆發出強烈的紫紅色光芒。此時四周的一切在紫紅色光芒的照耀下都顯得那麼的妖異。

光芒漸漸地消散而去,夜殤終於看清了眼前的東西,“這,這是鼎?”夜殤有些難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葯鼎。

“沒錯,是鼎。坐進去吧。”看着眼前蕭滅似乎很是懷念,沒有解釋太多,直接吩咐道。

“哦。”儘管心中很是疑惑,但夜殤依舊照辦了,他相信,蕭滅是不會害他的。翻身跳進葯鼎之中,盤膝坐下,靜靜地等待着蕭滅的下一步動作。

一旁的蕭滅也沒有閑着,繼續從空間戒指中取出許多清水和好幾個小瓶子,兩手翻飛,不斷地將手中的藥物倒入葯鼎中,葯鼎中液體的顏色也在不斷地改變着,有藍轉綠,再轉黃,最後停留在鮮血一般的紅色上。

忙完這些,蕭滅並沒有停下,繼續從戒指中取出一柄通體紫紅的古樸長劍,,但卻非普通長劍一般由鐵或精鋼打造,細細看去,竟是如同一片片鱗片拼湊而成。劍托處兩邊皆是三寸長短的骨爪,一邊三根,相互對稱着。而劍柄處,兩顆寶石閃耀着冰冷的光芒。龐大的冰冷氣息散發而出。

緊接着,蕭滅當空舞出一道劍花,右手一轉,劍鋒直指自己的左胸,在夜殤的驚叫聲中劃開自己的胸膛。一滴紫紅色的鮮血飄飛而出,在蕭滅的控制下向著葯鼎飛去。

注視着飄飛而來的紫紅色鮮血,夜殤不禁開始興奮起來。

就要開始了嗎?我的——血脈融合!

作者求捧場月票

如果覺得本章寫的精彩,捧場支持一下吧~投月票也可以哦!

  • 捧場100縱橫幣抽月票

  • 捧場500縱橫幣

  • 捧場10000縱橫幣

  • 捧場100000縱橫幣當盟主

默認

宋體 黑體 雅黑 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

客戶端

下載《絕滅修羅》

目錄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書頁目錄

絕滅修羅

倒序↓
正在努力加載中...
書評 收藏 書籤 紅票 下一章

章節評論(共0條)

發表章評當前章節:
第四章 血脈融合
正在努力加載中...
 

小說推薦

點擊查看更多“絕滅修羅”相關信息

關於縱橫| 誠聘英才|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幫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聯繫我們| 友情鏈接| 謹防詐騙| 網站地圖

Copyright©  big5.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幻想縱橫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縱橫小說網,提供玄幻小說,都市小說,言情小說免費小說閱讀。

ICP證:080527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ICP11009265號  京網文[2015]2368-459號  

作者發布小說作品時,請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本站所收錄小說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05190號